等☆量★代☆换

这里楚晴/晴晴/等量/秦阴(叫哪个都行,
滚天已退坑
有姜饼人/各种拟人
不要在我面前刷抖音快手滚天
沉迷气象拟无法自拔乐

【跑跑姜饼人/涂鸦组】涂鸦组同居三十题


1.相拥入眠(感jio会很ooc)
“喂,我困了,先去睡了。”
“哦。”
黄芥在眼皮子打架完后与泡泡糖发生的一段对话。

黄芥走进卧室,两张大床在她已经模糊不清的视野里出现,她来不及思考,就已经向离她最近的床上躺去。
但是,那张床上不是自己最喜爱的芥末味,而是甜味。
她已经来不及细想,就已经睡去。

泡泡糖洗漱完毕,准备睡觉时,发现黄芥躺在自己床上。
他想在另一张床上睡,可是上面有一股呛鼻的芥末味。
今晚,必须与心仪的女孩同床共枕了。

他轻轻爬上来,女孩没有盖被子,但是她的脸上写满了冷。
“好吧。”
他抱住女孩,将她揽进怀中,黄芥像是感受到了热源,往里面钻了钻。
“晚安。”


2.一同外出购物

“今天我可以和你一起去买点吃的吗?”泡泡糖发问。
“你不是有社团活动吗?”黄芥穿戴整齐后问。
“当然是取消啦!”
黄芥一声吼jio的泡泡糖的社团好随意(楚晴停下你犯罪的手)


天气并不是很热,还有一些小冷。两个人(皮孩)以一种很拽的走姿走在路上,散发着葬爱家族(?)的气息(?)



“唔……我看看清单,对对对,都已经拿了……”
“泡泡糖,搭把手。”
“推到柜台去结账。”
“你结账我结账?”
“当然是你结账!谁让你今天要跟来的!”
“结就结,不过今晚很丰盛耶!”
“笨!昨天就告诉你了我奶奶要来!”
“emmmm好吧。”


“咔哒”
是钥匙扭转的声音。


“终于回来了,还好你没给我添乱。”
“早知道就添乱了……”
“你说什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写成沙雕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3.半夜一起看恐怖电影

“黄芥,”泡泡糖扬了扬手中的碟片,“你之前说的那个恐怖片,我给你借到了,你要看就自己看吧,我先休息了。”
黄芥拽住了泡泡糖的衣摆。
“什……好吧。”
泡泡糖揉了揉黄芥的头,换来的是皱眉。


泡泡糖发现,黄芥虽然一副成熟的样子,面对尸体一点也不害怕,但是每当那张狰狞的鬼脸突然出现,他便觉得自己的手好像被她攥紧了,她不喜欢人家安抚,但是还是有些害怕。


很快,剧情步入高潮,一次一次的鬼脸把黄芥吓得不轻,泡泡糖虽然不怕,但是被黄芥一揪一下,也变得精神紧张起来。

“黄芥,你要是怕就把电视……”

“闭嘴!我可不怕!”

“可是你一直在捏我的手耶……”

“怎么可能!”

随即,电视里传出了尖叫,泡泡糖不管黄芥的强硬言语,一把把电视关了。

她最后还是屈服了。

“泡泡糖……我有点害怕……”

“嗯,睡觉吧,有我在不怕。”


4.一方的起床气(泡泡糖的起床气)

黄芥最先起来,将窗帘拉开,太阳照射进来。
睡在靠窗位置的泡泡糖躲进被窝。

“喂,懒虫起床!”

“再睡五分钟!”

“不许再睡了!”

“啊!!!”

泡泡糖叫唤完,将半个人探出被窝,把黄芥拦腰抱进自己怀中。

“混蛋!干什么?”

“你不让我睡,只好让你和我一起睡咯!”

“好吧,只给你五分钟!给你计时!”

“嘿!”

(黄芥的起床气)
“你很难得不愿起床啊!”
泡泡糖对着那张放着小兔子玩偶的床上的人说。

“你可以赖床我就不行吗?”
黄芥的声音虽然淡淡的但是丝毫不减杀气。


“好吧,你再不起我就去社团活动了。”
“不要!”

「也只有这个时候你会有孩子气呢。」
泡泡糖想。

“哦天!我要是再不去就要迟到了!”泡泡糖装作要迟到了,快速走出房间,“那我走啦!”

“唔!走就走,别回来了!”黄芥脾气上来了。

「嗯,好吧」泡泡糖笑了「反正到晚上一定会问我为什么没回来」



5.做饭

“今天晚饭你做我做?”泡泡糖有心无心的问了一句。
“当然你做!我都做了几天饭了!”黄芥双手叉腰。
“好吧好吧。”泡泡糖伸了一个懒腰,“不过我的口味偏甜,你考虑清楚啊。”
黄芥瞪了他一眼:“算了,我来!”

「烦死了,这个人」黄芥边做边想「不想做就直说啊!」
手上传来一阵疼痛,黄芥下意识看了看手,一滴超大的油滴子滴在她手上,看起来已经伤了,黄芥用抹布拭去油滴,用水简单冲洗后直接用纸简扎,然后继续投入做饭。

她是一个不愿意麻烦别人的人,但是并不是不爱惜自己的身体。

当最后一道菜端上餐桌,泡泡糖发现了黄芥手上的餐巾纸。

“手怎么了?”

“溅上油了。”

“为什么不告诉我!?”

黄芥一愣。
这是泡泡糖第一次对她发火。

“啧,我不管你了,自己处理吧。”

最后他又出来了,因为饭还没吃。

但是他刚吃完,就回了房间。

桌上,有一瓶药酒,还有两个创可贴。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