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量★代☆换

这里楚晴/晴晴/等量/秦阴(叫哪个都行,
滚天已退坑
有姜饼人/各种拟人
不要在我面前刷抖音快手滚天
沉迷气象拟无法自拔乐

【跑跑姜饼人/涂鸦组】

•似涂鸦组
•ooc注意
•学pa,注意避雷

1
黄芥是学院的美术部长,因此她总是在美术部的最后一个走。
今天,又是夜晚将近,黄芥将喷漆装好,锁上门,皱眉思考如何应付奶奶和晚饭时,一个身影从她身边窜过,带着一股糖果的香甜气息,背上似乎背着一个大筒。
“讨厌的甜味。”
黄芥嘟囔一句。
她快速走下楼,走向车棚,路过涂鸦墙,却看见什么人在往上面扔东西。
“是你!”黄芥生气地说,“你就是那个身上带甜味,把部里的小学妹迷的神魂颠倒的人!还是破坏涂鸦墙的人!”
“一口一个你的,没礼貌耶!”那人眯起他漂亮的双眸,“那好吧,勉强给你个称呼,我是泡泡糖,你呢?”
“我为什么要告诉一个讨厌的家伙关于我的名字?”黄芥皱紧眉头,露出了厌恶的表情,然后,飞快地走进车棚,推车离开。
泡泡糖愣了愣,随后笑了起来。
“有趣,比学习有趣多了。”

2

“这是什么时候沾上的!”
黄芥在准备穿制服时说。
制服上有一块不太明显,但是很大快的污渍,黄芥首先否定了是自己家人弄得——因为上面一股甜味,让她难受的甜味。「不会是那个叫泡泡糖的人弄的吧。」黄芥末咬着下唇,眉头微皱,边想边拖出一件毛衣塞入书包。
「过了‘早朝’就换了。」她想。
“黄芥,今天很早呀。”粉雪向她打着招呼。
“嗯。”黄芥正在气头上,有意无意地答了一句。
“诶,你今天好像……”“黄芥前辈!有个粉发的奇怪男生找你!”粉雪的话被打断,只好去看书,黄芥回吼了一句:“让他回去!我不认识他!”“可是他说,如果你现在不去找他,他晚上就在涂鸦墙那里等你!”“……”心里想着一百种neng死那小子的方法。
下午。
“诶!部长你去哪?”
黄芥摔门就走。
这是黄芥第一次早退,也是她第一次舍得摔门。

“哟,这位同学愿意来了?”泡泡糖向涂鸦墙扔了一个彩球说。
“找我干嘛。”黄芥尽力压制着怒气。
“咳……我为我昨天不小心弄脏你的衣服道歉。”泡泡糖看向别处,他不敢直视她的双眼。
“你……还算有礼貌。”黄芥说,“不过不够,因为涂鸦墙。”
“但是我不扔到墙上,难道扔你身上?”泡泡糖反问。
黄芥什么也没说,拿起一瓶喷漆,往泡泡糖身上喷。
“噫——好辣!我反击了!”泡泡糖反手一个球,砸到黄芥身上。
似乎是约定好的大战三百回合,两个人一直闹腾,最后却都停了手。
因为,那个人来了。
“你们两个——到我办公室一趟。”
黄芥万万没有想到,找到这个人,并且将这个人带来这种地方的人,会是一直在楼上看着的,小学妹。

3(敲里吗我不想写刀子)

“早恋?和他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黄芥平静地说道,“我以芥末家族的名誉担保,我们家族向来不喜甜味。”
泡泡糖眼中流露出一丝诧异,但他没有说话。
“那你们走吧。”教导主任捏捏鼻梁,“别再惹事了。”

“你是……芥末博士的孙女?”泡泡糖问,“是黄芥末?”
“是。”黄芥意外的平静,她还想说什么,却被泡泡糖打断。
“我高攀不起,告辞。”
“什……”
黄芥 一开始不太明白他的意思,但是冥冥之中明白了。
泡泡糖找她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几乎全是学校的事情,她在涂鸦墙看见他的次数也越来越少,有时两个人遇见,他却也无视了她。泡泡糖没有想到,他这么孩子气的举动,会让自己的心上人越来越想他,以至于她在一次月考中失手。


“奶奶,我怎么办?”
芥末博士笑了,说:
“你在惦记那小子吧。”
“奶奶是什么时候知道的……”今天的黄芥意外的乖巧。
“哈哈!你从小就在这里,我怎么会不知道?”
“而且奶奶同意你叛逆那么几次,毕竟你的父母从不管你,气死他们才好!”
“奶奶……谢谢您。”黄芥对自家奶奶起了敬重之意,第一次用了敬辞。


4
“黄芥前辈!那个粉发男生又来找你啦!”
“来了!”
黄芥突然被泡泡糖找出来,觉得有些不自然,但是她并没有表现在脸上。
“学校下午有一个活动找你去临时发挥,别忘了。”
泡泡糖淡淡地说完,刚准备走,却被喊住了。
“等一下。”
黄芥看着刚刚转身的泡泡糖的眼睛,天不热,但是黄芥身上头上却全是汗。
“我……”黄芥攥紧了握着泡泡糖的那只手,“我想和你破坏一辈子的涂鸦墙,可以?”
“当然可以啦!”
心中,早已为你装下了一辈子的量。





•越写越ooc乐
感谢你们看到这里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