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量★代☆换

这里楚晴/晴晴/等量/秦阴(叫哪个都行,
滚天已退坑
有姜饼人/各种拟人
不要在我面前刷抖音快手滚天
沉迷气象拟无法自拔乐

【跑跑姜饼人/涂鸦组】无题(一)

·有是涂鸦组

·真的是无题了因为我这个萌新也不知道在写森摸

·非常严重的ooc

·多cp?

·是 @想食松饼兄弟骨科 脑丝点的梗儿

ready          go




1.


她看见了一个熟悉身影——

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身影,虽然黄芥末酱只在街头转角处看过那块饼干一眼。


——那块饼干的出现,彻底颠覆了她的生活。


还要从那个下午开始说起。


泡泡糖已经失踪了一个星期。

对于黄芥来说这无疑是晴天霹雳,百般周折终于找到一个志同道合的人,已经互生好感准备公开关系时,对方失踪了——等于是所有美梦全部破碎,掉进深渊一般绝望。亲朋好友们的安慰她早就听的耳朵出茧,不过都是些客套话,谁又真正明白这种感觉?就连黄芥也无法准确说出。


这天下午她再次走在那个街头,喷漆已经不知被撂在哪里,她是多么希望他能再次活蹦乱跳的出现,可是没有,她也知道不可能了。


等一下——


是上帝回应她了?!


一个粉发的人出现了,仅仅在一瞬间。


2.

愣了一两秒,黄芥果断的朝着泡泡糖消失的方向跑去——趁他还没有消失在饼海之中。

快了,快了……可以够着了……


那人一个转身,一张熟悉的面孔进入她的眼眸。

“泡泡糖!!”

“黄芥末……酱?”


黄芥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直接扑进他的怀里。过了一会,又想起了什么,一下探出头来。

“负心汉!”

“啊???”

“你消失了一个星期!连一个电话都没有打!干什么去了?!”

“我……”

“不听解释!你头上是什么?”黄芥边说边伸手去摸。

“别!”泡泡糖做出痛苦状,将黄芥的手拦下,“别碰我……呃啊啊啊啊啊啊!”

“喂……”黄芥还没有反应过来,泡泡糖已经消失了。

“奇怪……那究竟是什么……”


在归去的路上,黄芥遇见了黑莓。

“黄芥末酱,你怎么了?”黑莓温和的问。

“今天……我遇见了泡泡糖。”

“喔!那很好啊!”

“他很奇怪,头上有玫红色的东西,但是不让碰。”

“嗯。”

“请你不要说出去。”

“我不会说的。”

黑莓目送黄芥远去,眼中流露出一丝危机感。

是那东西吗?




3.

“所以就是这样。”

黑莓深吸一口气,结束了回忆。

樱花眨了下眼睛,问:“找到了那个孩子,不是很好吗?黑莓为什么还要如此凝重?”

“我想,黑莓肯定隐瞒了什么。”海妖精轻声说。

“是的,但是我不能说。”黑莓抬头,“我答应过黄芥那个孩子,不能说,如果真的想知道,就去问她本人吧。”

“但是不知道黄芥在……”

“去问问樱花小姐您的妹妹吧,我该去找少爷了。”

“可是我连樱桃……”

“BOOM!!!!!!!!!!!”

“好吧,我知道她在哪里了。”



“看!黄芥末酱!像这样你会开心很多的!”樱桃在扔出去一个炸弹之后说。

“谢谢。”黄芥将头埋进双膝,“我们的风格不一样,这种方式对我来说没什么用……看来你的姐姐来了,我要走了,就说没看见我吧。”

黄芥跑进甜品森林。

“樱桃,看见黄芥了吗?”

“没……”

祝你平安,黄芥。



4.

黄芥现在后悔的不行,

她在甜品森林迷路了。

要是当时让樱花把自己带回去就好了,奶奶肯定也担心死了。

然而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

她现在乱闯乱撞,因为她从来没有来过甜品森林,一切都是新鲜而又危险的,她早就听说这森林里面有一位守护者,是一位带有传奇色彩的饼干,又有多少饼见过呢。



黄芥在自顾自的思考中深入,殊不知危险就在身后——一只红色的恶灵就紧跟在她的后面。

“嗷!!!!”

“咻——”

黄芥一惊,转头,树干上是一只发着圣光的箭,被钉在树上的是一只小了一圈的恶灵,身着圣装的守护者跳了下来。

“你就是甜品森林里的守护者风之弓箭手?”

“是。”

风箭手又扎了一下那只恶灵,它化作了生命然后离开。

“黄芥末酱小朋友,你在这里干什么,这里很危险,快点回去。”

“我迷路了。”黄芥一副莫挨老子的样子,说。

风箭手打量着这个就算是迷路也一副谁惹了她的样子的小朋友,无奈的挥了挥手。

“你先在我的住所待着一晚上吧,明天我送你回去。”

“哦。”还是一副莫挨老子。

“对了,我遇见一个饼,他和你的伴侣很像,去看看吧。”


5.

“这里就是……你的住所?”

黄芥撩开帘子。

“是啊,我平时很少休息,有些简陋,见笑了。”

风箭手边说边转身。

黄芥进入帘子里,走下那用石头随意拼凑成的三级高矮不齐的台阶,她看见了书架,上面的书像是随意摆放的,毫无规律,然后地上有——一块饼。

一块饼?!

她无暇继续参观,赶忙跑到那里。这是一块粉发的饼,脸上刻意盖着什么东西,一支绿色的箭,扎在他的腹部,她将那块布掀开 ,那张脸险些让她晕过去——

泡泡糖失踪一星期,第二次见面竟然在这种地方。

看起来,她有病饼照顾了。


黄芥掀开另一个房间的帘子,有一张简易但是看上去比地舒服的床——好吧,得靠她一块未成年饼干把一块未成年都是体型比她大的异性饼干拖到这里。黄芥觉得自己平时没有逃体育课去画室画画简直万幸,所以她还算轻松的把泡泡糖拖到床上——毕竟这饼还算轻。

好了,第一步完成,但是这里连一片草药的叶子都找不到。

黄芥不得不去找守护者了。




注:其实这里并不是风箭手的住所,只是有饼干在这里休息过,所以有些布置







6.

她今天破了自己的后悔记录,对,她第二次后悔了。

她就应该忍一个晚上,让那个病饼躺在比地面舒服的床上。

然而,说什么都来不及了。【似曾相识】

她连个风之弓箭手的箭都没找到,何况在这庞大的甜品森林里找到守护者呢?这就好比在大海里捞针一般——根本不是饼能做的。

“冷死了。”

黄芥嘟哝。

所以她采取了一种办法——

随便拔草,反正给泡泡糖吃下去顶多是个废饼,又不会死掉,况且还有她自己可以撑着呢。

于是就开始拔草。

“那个有毒,不能吃。”

凛冽的风席卷而来,差点掀翻她。

风箭手不知什么时候过来,他已经通体偏暗,黑色的翅膀显出的不是创造而是破坏,只有他的心脏还盎然着一丝生机,这似乎是他身上一块最温暖的颜色了。

“你要治疗伤者,用这个。”

风箭手拔出黑色的箭,一箭射下一个小小的树杈状的东西,递给黄芥。

“磨粉就可以。”

黄芥接过那东西,风箭手轻轻一跃,消失在黑夜。

她并没有注意到守护者的改变,一心只想治好伴侣,她向着那条标记过的路线匆匆离去。




7.

“那我就把你们送到这里。”风箭手对黄芥和已经清醒的泡泡糖说。

“谢谢!”泡泡糖一脸感激。

“守护者,我有一个问题。”黄芥神情出奇的严肃。

“说吧。”

“昨晚,我们是不是见过……”

“你看错了。”

风箭手打断了黄芥的话,离开了。

黄芥眉头越皱越狠。

泡泡糖不解,但是他一句话也没问。

黄芥长舒一口气,然后对着泡泡糖露出了十年难遇的笑。

“回城吧。”

“好。”


“泡泡糖回来啦!”樱桃在最前面喊着。

成年饼们眉头舒展,孩子们则欢聚在一起,像是非常开心,当然,黄芥一如既往的不合群。

对,她在思考一件事。

「风箭手,怎么回事?」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