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量★代☆换

这里楚晴/晴晴/等量/秦阴(叫哪个都行,
滚天已退坑
有姜饼人/各种拟人
不要在我面前刷抖音快手滚天
沉迷气象拟无法自拔乐

察觉

都康康!!!超级好吸!!!

🧡奶酥菠萝包💜:



她深呼吸一口气,踮起脚尖双手环绕过他的脖子,稍稍用力将他拉入自己怀抱中。他有些惊讶地瞪大了眼,想要起身确认对方的意思,但她并不打算放开他。


“璃茉酱?”


“没关系,我在。”


他隔着衣服能听到她的心跳声,即便不抬头他也能想象中此刻拥抱自己的少女的脸红成了什么样,于是他也不打算反抗了,伸出手环抱住她。


“怎么了?真意外呢。”


“我知道的。”


“是吗。”


“别开玩笑了....”她的语气渐渐激动起来,双肩也跟着微微颤抖起来,“你以为你藏得很好吗....”


“是吗...还是暴露了啊....”藤咲凪彦苦笑起来,“抱歉啊,让你担心了。”


“所以,尽情向我撒娇也没关系。”她抚起他的脸,以额抵额,她轻轻抚摸着他的脑袋,“至少现在的话....”


——尽情依靠一下我吧。

——我与你永远是站在一边的。

【跑跑姜饼人/涂鸦组】无题(一)

·有是涂鸦组

·真的是无题了因为我这个萌新也不知道在写森摸

·非常严重的ooc

·多cp?

·是 @想食松饼兄弟骨科 脑丝点的梗儿

ready          go




1.


她看见了一个熟悉身影——

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身影,虽然黄芥末酱只在街头转角处看过那块饼干一眼。


——那块饼干的出现,彻底颠覆了她的生活。


还要从那个下午开始说起。


泡泡糖已经失踪了一个星期。

对于黄芥来说这无疑是晴天霹雳,百般周折终于找到一个志同道合的人,已经互生好感准备公开关系时,对方失踪了——等于是所有美梦全部破碎,掉进深渊一般绝望。亲朋好友们的安慰她早就听的耳朵出茧,不过都是些客套话,谁又真正明白这种感觉?就连黄芥也无法准确说出。


这天下午她再次走在那个街头,喷漆已经不知被撂在哪里,她是多么希望他能再次活蹦乱跳的出现,可是没有,她也知道不可能了。


等一下——


是上帝回应她了?!


一个粉发的人出现了,仅仅在一瞬间。


2.

愣了一两秒,黄芥果断的朝着泡泡糖消失的方向跑去——趁他还没有消失在饼海之中。

快了,快了……可以够着了……


那人一个转身,一张熟悉的面孔进入她的眼眸。

“泡泡糖!!”

“黄芥末……酱?”


黄芥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直接扑进他的怀里。过了一会,又想起了什么,一下探出头来。

“负心汉!”

“啊???”

“你消失了一个星期!连一个电话都没有打!干什么去了?!”

“我……”

“不听解释!你头上是什么?”黄芥边说边伸手去摸。

“别!”泡泡糖做出痛苦状,将黄芥的手拦下,“别碰我……呃啊啊啊啊啊啊!”

“喂……”黄芥还没有反应过来,泡泡糖已经消失了。

“奇怪……那究竟是什么……”


在归去的路上,黄芥遇见了黑莓。

“黄芥末酱,你怎么了?”黑莓温和的问。

“今天……我遇见了泡泡糖。”

“喔!那很好啊!”

“他很奇怪,头上有玫红色的东西,但是不让碰。”

“嗯。”

“请你不要说出去。”

“我不会说的。”

黑莓目送黄芥远去,眼中流露出一丝危机感。

是那东西吗?




3.

“所以就是这样。”

黑莓深吸一口气,结束了回忆。

樱花眨了下眼睛,问:“找到了那个孩子,不是很好吗?黑莓为什么还要如此凝重?”

“我想,黑莓肯定隐瞒了什么。”海妖精轻声说。

“是的,但是我不能说。”黑莓抬头,“我答应过黄芥那个孩子,不能说,如果真的想知道,就去问她本人吧。”

“但是不知道黄芥在……”

“去问问樱花小姐您的妹妹吧,我该去找少爷了。”

“可是我连樱桃……”

“BOOM!!!!!!!!!!!”

“好吧,我知道她在哪里了。”



“看!黄芥末酱!像这样你会开心很多的!”樱桃在扔出去一个炸弹之后说。

“谢谢。”黄芥将头埋进双膝,“我们的风格不一样,这种方式对我来说没什么用……看来你的姐姐来了,我要走了,就说没看见我吧。”

黄芥跑进甜品森林。

“樱桃,看见黄芥了吗?”

“没……”

祝你平安,黄芥。



4.

黄芥现在后悔的不行,

她在甜品森林迷路了。

要是当时让樱花把自己带回去就好了,奶奶肯定也担心死了。

然而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

她现在乱闯乱撞,因为她从来没有来过甜品森林,一切都是新鲜而又危险的,她早就听说这森林里面有一位守护者,是一位带有传奇色彩的饼干,又有多少饼见过呢。



黄芥在自顾自的思考中深入,殊不知危险就在身后——一只红色的恶灵就紧跟在她的后面。

“嗷!!!!”

“咻——”

黄芥一惊,转头,树干上是一只发着圣光的箭,被钉在树上的是一只小了一圈的恶灵,身着圣装的守护者跳了下来。

“你就是甜品森林里的守护者风之弓箭手?”

“是。”

风箭手又扎了一下那只恶灵,它化作了生命然后离开。

“黄芥末酱小朋友,你在这里干什么,这里很危险,快点回去。”

“我迷路了。”黄芥一副莫挨老子的样子,说。

风箭手打量着这个就算是迷路也一副谁惹了她的样子的小朋友,无奈的挥了挥手。

“你先在我的住所待着一晚上吧,明天我送你回去。”

“哦。”还是一副莫挨老子。

“对了,我遇见一个饼,他和你的伴侣很像,去看看吧。”


5.

“这里就是……你的住所?”

黄芥撩开帘子。

“是啊,我平时很少休息,有些简陋,见笑了。”

风箭手边说边转身。

黄芥进入帘子里,走下那用石头随意拼凑成的三级高矮不齐的台阶,她看见了书架,上面的书像是随意摆放的,毫无规律,然后地上有——一块饼。

一块饼?!

她无暇继续参观,赶忙跑到那里。这是一块粉发的饼,脸上刻意盖着什么东西,一支绿色的箭,扎在他的腹部,她将那块布掀开 ,那张脸险些让她晕过去——

泡泡糖失踪一星期,第二次见面竟然在这种地方。

看起来,她有病饼照顾了。


黄芥掀开另一个房间的帘子,有一张简易但是看上去比地舒服的床——好吧,得靠她一块未成年饼干把一块未成年都是体型比她大的异性饼干拖到这里。黄芥觉得自己平时没有逃体育课去画室画画简直万幸,所以她还算轻松的把泡泡糖拖到床上——毕竟这饼还算轻。

好了,第一步完成,但是这里连一片草药的叶子都找不到。

黄芥不得不去找守护者了。




注:其实这里并不是风箭手的住所,只是有饼干在这里休息过,所以有些布置







6.

她今天破了自己的后悔记录,对,她第二次后悔了。

她就应该忍一个晚上,让那个病饼躺在比地面舒服的床上。

然而,说什么都来不及了。【似曾相识】

她连个风之弓箭手的箭都没找到,何况在这庞大的甜品森林里找到守护者呢?这就好比在大海里捞针一般——根本不是饼能做的。

“冷死了。”

黄芥嘟哝。

所以她采取了一种办法——

随便拔草,反正给泡泡糖吃下去顶多是个废饼,又不会死掉,况且还有她自己可以撑着呢。

于是就开始拔草。

“那个有毒,不能吃。”

凛冽的风席卷而来,差点掀翻她。

风箭手不知什么时候过来,他已经通体偏暗,黑色的翅膀显出的不是创造而是破坏,只有他的心脏还盎然着一丝生机,这似乎是他身上一块最温暖的颜色了。

“你要治疗伤者,用这个。”

风箭手拔出黑色的箭,一箭射下一个小小的树杈状的东西,递给黄芥。

“磨粉就可以。”

黄芥接过那东西,风箭手轻轻一跃,消失在黑夜。

她并没有注意到守护者的改变,一心只想治好伴侣,她向着那条标记过的路线匆匆离去。




7.

“那我就把你们送到这里。”风箭手对黄芥和已经清醒的泡泡糖说。

“谢谢!”泡泡糖一脸感激。

“守护者,我有一个问题。”黄芥神情出奇的严肃。

“说吧。”

“昨晚,我们是不是见过……”

“你看错了。”

风箭手打断了黄芥的话,离开了。

黄芥眉头越皱越狠。

泡泡糖不解,但是他一句话也没问。

黄芥长舒一口气,然后对着泡泡糖露出了十年难遇的笑。

“回城吧。”

“好。”


“泡泡糖回来啦!”樱桃在最前面喊着。

成年饼们眉头舒展,孩子们则欢聚在一起,像是非常开心,当然,黄芥一如既往的不合群。

对,她在思考一件事。

「风箭手,怎么回事?」





【跑跑姜饼人/涂鸦组】段子

●似涂鸦组
●ooc注意
●学pa+同居【不是三十题】
星期天的下午,假日的最后的时间,这个假日一过便意味着一个星期的不能相处,所以,两个人便格外珍惜这一段时光。
没有过于的闹腾,也不是出奇的安静。
黄芥翻阅着关于美术的书籍,泡泡糖擦拭着筒。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同时做着自己的事。
书籍到了最后一页,却又再回过来读一遍;筒子光洁如新,却又再擦一遍,然而谈话却没有断过。

“我的技术怎么样?”

“不错,但是还是没有那么娴熟。”

“我的工具呢?”

“没有我的喷漆好用……”

翻书声突然停下,接着是书本掉在地上的声音。

“哐当!”

泡泡糖看向自己身边的人,黄芥睡着了,双眸紧闭,眉头没有皱着,是一种美好的睡相。
泡泡糖意识到自己入了神,伸手拾起地上的书本,准备继续擦拭筒身时,觉着肩上一沉。
黄芥就靠在他的肩上。
似乎是无意识的举动,黄芥又挽上他的胳膊。
好了,他这下彻底动不了了。

他这个下午失去了恶作剧的兴趣,轻轻抚上少女的头,揉了揉她的一头黄发,解开了她的发带。


就让她睡一会儿吧。

他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

【跑跑姜饼人/涂鸦组】涂鸦组同居三十题


1.相拥入眠(感jio会很ooc)
“喂,我困了,先去睡了。”
“哦。”
黄芥在眼皮子打架完后与泡泡糖发生的一段对话。

黄芥走进卧室,两张大床在她已经模糊不清的视野里出现,她来不及思考,就已经向离她最近的床上躺去。
但是,那张床上不是自己最喜爱的芥末味,而是甜味。
她已经来不及细想,就已经睡去。

泡泡糖洗漱完毕,准备睡觉时,发现黄芥躺在自己床上。
他想在另一张床上睡,可是上面有一股呛鼻的芥末味。
今晚,必须与心仪的女孩同床共枕了。

他轻轻爬上来,女孩没有盖被子,但是她的脸上写满了冷。
“好吧。”
他抱住女孩,将她揽进怀中,黄芥像是感受到了热源,往里面钻了钻。
“晚安。”


2.一同外出购物

“今天我可以和你一起去买点吃的吗?”泡泡糖发问。
“你不是有社团活动吗?”黄芥穿戴整齐后问。
“当然是取消啦!”
黄芥一声吼jio的泡泡糖的社团好随意(楚晴停下你犯罪的手)


天气并不是很热,还有一些小冷。两个人(皮孩)以一种很拽的走姿走在路上,散发着葬爱家族(?)的气息(?)



“唔……我看看清单,对对对,都已经拿了……”
“泡泡糖,搭把手。”
“推到柜台去结账。”
“你结账我结账?”
“当然是你结账!谁让你今天要跟来的!”
“结就结,不过今晚很丰盛耶!”
“笨!昨天就告诉你了我奶奶要来!”
“emmmm好吧。”


“咔哒”
是钥匙扭转的声音。


“终于回来了,还好你没给我添乱。”
“早知道就添乱了……”
“你说什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写成沙雕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3.半夜一起看恐怖电影

“黄芥,”泡泡糖扬了扬手中的碟片,“你之前说的那个恐怖片,我给你借到了,你要看就自己看吧,我先休息了。”
黄芥拽住了泡泡糖的衣摆。
“什……好吧。”
泡泡糖揉了揉黄芥的头,换来的是皱眉。


泡泡糖发现,黄芥虽然一副成熟的样子,面对尸体一点也不害怕,但是每当那张狰狞的鬼脸突然出现,他便觉得自己的手好像被她攥紧了,她不喜欢人家安抚,但是还是有些害怕。


很快,剧情步入高潮,一次一次的鬼脸把黄芥吓得不轻,泡泡糖虽然不怕,但是被黄芥一揪一下,也变得精神紧张起来。

“黄芥,你要是怕就把电视……”

“闭嘴!我可不怕!”

“可是你一直在捏我的手耶……”

“怎么可能!”

随即,电视里传出了尖叫,泡泡糖不管黄芥的强硬言语,一把把电视关了。

她最后还是屈服了。

“泡泡糖……我有点害怕……”

“嗯,睡觉吧,有我在不怕。”


4.一方的起床气(泡泡糖的起床气)

黄芥最先起来,将窗帘拉开,太阳照射进来。
睡在靠窗位置的泡泡糖躲进被窝。

“喂,懒虫起床!”

“再睡五分钟!”

“不许再睡了!”

“啊!!!”

泡泡糖叫唤完,将半个人探出被窝,把黄芥拦腰抱进自己怀中。

“混蛋!干什么?”

“你不让我睡,只好让你和我一起睡咯!”

“好吧,只给你五分钟!给你计时!”

“嘿!”

(黄芥的起床气)
“你很难得不愿起床啊!”
泡泡糖对着那张放着小兔子玩偶的床上的人说。

“你可以赖床我就不行吗?”
黄芥的声音虽然淡淡的但是丝毫不减杀气。


“好吧,你再不起我就去社团活动了。”
“不要!”

「也只有这个时候你会有孩子气呢。」
泡泡糖想。

“哦天!我要是再不去就要迟到了!”泡泡糖装作要迟到了,快速走出房间,“那我走啦!”

“唔!走就走,别回来了!”黄芥脾气上来了。

「嗯,好吧」泡泡糖笑了「反正到晚上一定会问我为什么没回来」



5.做饭

“今天晚饭你做我做?”泡泡糖有心无心的问了一句。
“当然你做!我都做了几天饭了!”黄芥双手叉腰。
“好吧好吧。”泡泡糖伸了一个懒腰,“不过我的口味偏甜,你考虑清楚啊。”
黄芥瞪了他一眼:“算了,我来!”

「烦死了,这个人」黄芥边做边想「不想做就直说啊!」
手上传来一阵疼痛,黄芥下意识看了看手,一滴超大的油滴子滴在她手上,看起来已经伤了,黄芥用抹布拭去油滴,用水简单冲洗后直接用纸简扎,然后继续投入做饭。

她是一个不愿意麻烦别人的人,但是并不是不爱惜自己的身体。

当最后一道菜端上餐桌,泡泡糖发现了黄芥手上的餐巾纸。

“手怎么了?”

“溅上油了。”

“为什么不告诉我!?”

黄芥一愣。
这是泡泡糖第一次对她发火。

“啧,我不管你了,自己处理吧。”

最后他又出来了,因为饭还没吃。

但是他刚吃完,就回了房间。

桌上,有一瓶药酒,还有两个创可贴。

【跑跑姜饼人/涂鸦组】

没错没错,又似我



•又似涂鸦
•ooc注意
•大概只是一个小段子


“小兔崽子们!给我回来!”
城管大叔的咆哮。
两个人身手矫健地翻墙而过,一边跑一边对着笨拙的城管大叔们做鬼脸,一副叛逆期小孩的模样。
但是那些年轻的却很快追上来了。
啊,你问目击者我发生了什么,那我就来告诉你。
这俩孩子,那个黄发女孩叫黄芥,粉发男生叫泡泡糖,他们用一种叫做“街头艺术”的东西为冠名,在水泥墙上又喷又砸,最后被城管逮个正着。

“喂,黄芥,你先走,我来断后!”
“嗯,可是你……”
“我马上来!”



最后一个也没抓到。
“敲里吗,这群小崽子越来越猖狂了。”



“喂,下次别去那了,城管太多。”黄芥躺在泡泡糖腿上说。
“嗯,好啊。”泡泡糖笑着看自己大腿上躺着的人。









这次很短
毕竟我也没有什么金肝
感谢你们看到这里

【跑跑姜饼人/涂鸦组】

•似涂鸦组
•ooc注意
•学pa,注意避雷

1
黄芥是学院的美术部长,因此她总是在美术部的最后一个走。
今天,又是夜晚将近,黄芥将喷漆装好,锁上门,皱眉思考如何应付奶奶和晚饭时,一个身影从她身边窜过,带着一股糖果的香甜气息,背上似乎背着一个大筒。
“讨厌的甜味。”
黄芥嘟囔一句。
她快速走下楼,走向车棚,路过涂鸦墙,却看见什么人在往上面扔东西。
“是你!”黄芥生气地说,“你就是那个身上带甜味,把部里的小学妹迷的神魂颠倒的人!还是破坏涂鸦墙的人!”
“一口一个你的,没礼貌耶!”那人眯起他漂亮的双眸,“那好吧,勉强给你个称呼,我是泡泡糖,你呢?”
“我为什么要告诉一个讨厌的家伙关于我的名字?”黄芥皱紧眉头,露出了厌恶的表情,然后,飞快地走进车棚,推车离开。
泡泡糖愣了愣,随后笑了起来。
“有趣,比学习有趣多了。”

2

“这是什么时候沾上的!”
黄芥在准备穿制服时说。
制服上有一块不太明显,但是很大快的污渍,黄芥首先否定了是自己家人弄得——因为上面一股甜味,让她难受的甜味。「不会是那个叫泡泡糖的人弄的吧。」黄芥末咬着下唇,眉头微皱,边想边拖出一件毛衣塞入书包。
「过了‘早朝’就换了。」她想。
“黄芥,今天很早呀。”粉雪向她打着招呼。
“嗯。”黄芥正在气头上,有意无意地答了一句。
“诶,你今天好像……”“黄芥前辈!有个粉发的奇怪男生找你!”粉雪的话被打断,只好去看书,黄芥回吼了一句:“让他回去!我不认识他!”“可是他说,如果你现在不去找他,他晚上就在涂鸦墙那里等你!”“……”心里想着一百种neng死那小子的方法。
下午。
“诶!部长你去哪?”
黄芥摔门就走。
这是黄芥第一次早退,也是她第一次舍得摔门。

“哟,这位同学愿意来了?”泡泡糖向涂鸦墙扔了一个彩球说。
“找我干嘛。”黄芥尽力压制着怒气。
“咳……我为我昨天不小心弄脏你的衣服道歉。”泡泡糖看向别处,他不敢直视她的双眼。
“你……还算有礼貌。”黄芥说,“不过不够,因为涂鸦墙。”
“但是我不扔到墙上,难道扔你身上?”泡泡糖反问。
黄芥什么也没说,拿起一瓶喷漆,往泡泡糖身上喷。
“噫——好辣!我反击了!”泡泡糖反手一个球,砸到黄芥身上。
似乎是约定好的大战三百回合,两个人一直闹腾,最后却都停了手。
因为,那个人来了。
“你们两个——到我办公室一趟。”
黄芥万万没有想到,找到这个人,并且将这个人带来这种地方的人,会是一直在楼上看着的,小学妹。

3(敲里吗我不想写刀子)

“早恋?和他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黄芥平静地说道,“我以芥末家族的名誉担保,我们家族向来不喜甜味。”
泡泡糖眼中流露出一丝诧异,但他没有说话。
“那你们走吧。”教导主任捏捏鼻梁,“别再惹事了。”

“你是……芥末博士的孙女?”泡泡糖问,“是黄芥末?”
“是。”黄芥意外的平静,她还想说什么,却被泡泡糖打断。
“我高攀不起,告辞。”
“什……”
黄芥 一开始不太明白他的意思,但是冥冥之中明白了。
泡泡糖找她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几乎全是学校的事情,她在涂鸦墙看见他的次数也越来越少,有时两个人遇见,他却也无视了她。泡泡糖没有想到,他这么孩子气的举动,会让自己的心上人越来越想他,以至于她在一次月考中失手。


“奶奶,我怎么办?”
芥末博士笑了,说:
“你在惦记那小子吧。”
“奶奶是什么时候知道的……”今天的黄芥意外的乖巧。
“哈哈!你从小就在这里,我怎么会不知道?”
“而且奶奶同意你叛逆那么几次,毕竟你的父母从不管你,气死他们才好!”
“奶奶……谢谢您。”黄芥对自家奶奶起了敬重之意,第一次用了敬辞。


4
“黄芥前辈!那个粉发男生又来找你啦!”
“来了!”
黄芥突然被泡泡糖找出来,觉得有些不自然,但是她并没有表现在脸上。
“学校下午有一个活动找你去临时发挥,别忘了。”
泡泡糖淡淡地说完,刚准备走,却被喊住了。
“等一下。”
黄芥看着刚刚转身的泡泡糖的眼睛,天不热,但是黄芥身上头上却全是汗。
“我……”黄芥攥紧了握着泡泡糖的那只手,“我想和你破坏一辈子的涂鸦墙,可以?”
“当然可以啦!”
心中,早已为你装下了一辈子的量。





•越写越ooc乐
感谢你们看到这里

那啥,lof15fo乐,可以给一个点文
仅限jbr
cp:
梗:
糖/刀:
从评论区抽取
占tag致歉

这里楚晴/晴晴/等量/秦阴(叫哪个都行,
滚天已退坑
有姜饼人/各种拟人
不要在我面前刷抖音快手滚天
沉迷气象拟无法自拔乐
QQ:2724880387
欢迎找我玩

【柠橙】同居三十题

又似我
这次是1112
下一棒@收容失效 
ready
go

11.替对方挑衣服

柳橙在训练场训练,正巧遇见了葡萄柚。

“嘿!柳橙,樱花邀请我去购物,一起去吗?”葡萄柚快速滑到柳橙的训练场边。

“当然啦!马上训练完一起去吧!”柳橙一边答复一边杀了个扣球。



柳橙擦着汗走到正在长椅上等待的樱花和葡萄柚身边,樱花递给柳橙一杯水。


“现在走嘛?明天的天气适合野餐哦!”樱花笑着问。

“当然!可不能磨蹭。”柳橙答。

于是,大街上三个颜色(?)很和谐的女孩子并肩走着出现,粉发的明显很会挑,而另外两个明显是陪逛,红发的提着大包小包,橙发的则是背着球拍。

三个女生路过一家很有名的男装店,柳橙不经意间瞟了一眼,却发现了一件挺眼熟的衣服,定住再看,

“这不是柠檬手机图库里的衣服吗,他说嫌贵不想买。”柳橙难得在思考

“你的意思是你想买给他?”葡萄柚有意没意搭了一句。

“嗯……但是钱可能不太够……”柳橙嚷嚷。

“没关系,用我的钱。”樱花说,“钱就不用还了,请我吃喜酒哦。”



“我回来了!”

柳橙推开门,首先发现一个纸袋,紧接着闻到了饭菜香。

“这个纸袋……”

“给你的衣服。”柠檬回答,“看你频繁的换洗衣服,就买了新的给你。”

“谢谢!”柳橙攥紧了手中的袋子,“这个,给你!”

“这……是……”柠檬有些惊讶,“谢谢。”

柳橙偷偷笑了,明明都要炸电了,还是那么认真的道谢了



12.讨论关于宠物的话题

这是好久之前的事情了。

“终于!装修好了!可以入住了!”柳橙伸了一个懒腰说,“不过好像少了什么……”

“少什么?”

“我想养宠物!”柳橙说。

柠檬瞟了一眼迷你鼠:“不在这么。”

“不是啦!”柳橙嚷嚷着说,“什么小猫小狗之类的啦!”

“那你不要迷你鼠了吗?”

“我……”

“我们来讨论一下吧。”柠檬放下魔方,“首先,你已经有迷你鼠了,多一个占空间;其次,你若要养宠物,先要有个宠物的住处吧,还有吃的,你又不能饿死它;再者,我们必须去工作啊,否则连我们自己都养不活,别提宠物了;还有……”

“别说了,我就不信你不想要宠物。”柳橙喊。

“我已经有宠物了。”柠檬看着柳橙。

“就是你啊。”

“唔……”柳橙的脸红透了,她已经不想说什么了,一个翻身趴到床上。

之后,柳橙也再也没有和柠檬提过宠物这回事,但是柠檬下定决心,一定要去买一个宠物给自己最爱的人。






感谢阅读小红心小蓝手

【柠橙】同居三十题

又是我
这次五六七都是我的!
下一棒@性感白清墨在线咕咕咕 
祝食用愉快


5.做饭

正值中午,然而两人中没有一个人愿意下厨房做饭。

“柠檬,你去做饭吧!”柳橙一边逗着迷你鼠一边说。

“不行,昨天就是我做,今天你来,又不是不会。”柠檬拧着魔方说。

“那你就当我不会嘛!”柳橙嘟起嘴,作出一副可爱赌气的模样。

柠檬虽然有些动摇,但是还是坚持让柳橙做饭。

柳橙放下迷你鼠,摇着旁边少年的手臂

“不嘛!你去做啊!”

“败给你了。”柠檬有些无奈。

他系好自己的围裙 ,放下魔方。

柳橙饶有兴致地看着柠檬在厨房里忙碌,甜甜地笑了。

过一会儿,房里已经饭菜飘香,柳橙有些馋,便来到厨房。

“给我尝一尝嘛!”

“你不怕被烫到?”

柳橙再一次笑了,赖在柠檬身边。

「他还是很温柔的嘛~


6.大扫除

今天柠檬出去有事,一回来开了门,灰尘便席卷而来。他皱了皱眉,把东西全都靠着墙角放下,然后到卫生间的清洁用具摆放处,拿了一把扫把一个簸箕,准备开始打扫。

好巧不巧,柳橙也回来了,她先看看墙角柠檬的包,再看看在打扫卫生间的柠檬 ,于是快速进入卫生间。

“要我帮忙嘛!”

柠檬扶额

“当然,你先把我的包放到柜子里去。”

柳橙将包轻松提起,放进柜子。

“好啦,柠檬,现在要我做什么?”

柠檬扔给柳橙一块抹布

“去擦窗子,窗台也擦。”

“啊——好吧。”

柳橙搬来凳子 ,站上去,尽力擦到上层玻璃,但她没想到,这凳子是晃着的。

“诶诶诶……诶呀!呼~”

柳橙毕竟是运动员,她很快就稳定了重心。

“怎么了?”

柠檬探出头来。

柳橙挠挠头,

“没什么事。”

虽然柳橙知道撒谎不好,但是她不想让柠檬担心,所以便说了这样一句话。不过好在柠檬没有追问下去,柳橙长舒一口气 ,继续擦着玻璃。

但是大夏天的,两个人不一会儿就热的瘫了,柠檬抓住救星——空调遥控器,按下开关,冷风吹过,气温霎降。

真是舒服啊。

柠檬看向闭目养神的柳橙

挺好的,今天就到此为止吧。


7.浏览过去的相片

“柠檬!”

“干什么?”

“我新球拍呢?”

“在卧室的壁柜里面吧。”

柳橙冲进卧室,一打开壁柜,灰尘铺天盖地袭来,接着,有什么东西掉了下来。

“哐!”

柳橙拾起地上的东西,擦了擦上面的灰,一个精致的封面显露。上面有几个字——《柠檬童年相册》

「柠檬这家伙,有童年相册?」

柳橙迫不及待的翻开第一页,是幼年柠檬,和现在比没什么变化,但那时的柠檬很可爱,控制不好电量什么的……

真是可爱到窒息!

“喂,笑什么呢。”

柠檬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了,柳橙慌忙把相册藏至背后。

“没,没什么。”

柠檬叹了一口气

“想看我的相册就直说,不要遮遮掩掩的。”

柳橙再次绽开了笑容,柠檬在她身边,一边看着一遍介绍。

“你为什么没有出生照片呢?”

“不告诉你。”

我不想让你担心。